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537章 玛嘉措

第537章 玛嘉措






小白稍愣了下,便坐了下来。他指尖搭在茶杯上,问道:“你……上师,你认识我?”

“呵呵,唐先生,你叫我玛嘉措吧。”玛嘉措轻轻一笑,道:“在你面前,我可不能以上师自居。”

“这……好吧,玛嘉措,请问你之前就认识我吗?”小白再次问道。

玛嘉措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唐先生,不急,请先喝杯茶。”

小白现在着实没这个品茶的雅兴,端起茶杯便一仰而尽,压根就不知道茶是啥味道的。

玛嘉措面带笑意地继续替小白倒了一杯,然后指了指茶杯,示意小白再喝。

小白愣了下,二话不说再次端起茶杯一仰而尽,照样是不知茶味。结果他杯子刚一放下,玛嘉措便迅速又给他倒上了一杯,同样也是手指着杯子,示意再来。

我擦,莫非这是风俗习惯?喝茶要连喝N杯才行?没听说有这风俗啊……

盯着桌上茶杯看了半响,小白继续选择干掉,可见到玛嘉措又有要倒茶水的意思,顿时就纳闷了,道:“玛嘉措,我都喝了这么多杯了,真……真不渴了,我呢,是真有几个疑惑想问问你,你看……额……”

他话还没说完呢,玛嘉措又给倒上了一杯,可把小白给呛的,差点就摔杯子走人了。可在他看到玛嘉措脸上那平静如水的神情时,心中蓦地一动,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看了看杯中橙黄透明的茶水,又看了看玛嘉措,小白这次没再端起“一口闷”了,而是先放到鼻子前轻轻一嗅,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开始会觉得香味有些浓,可在嗅了一口后,便觉得香味淡了许多,可又总觉得香味一直在缭绕……

小白开始觉得这种茶挺有意思了,便先小小的泯了一口,没有急着马上吞下去,而是留在口腔内小小的回味了下,顿觉丝丝凉气从舌尖上传了出来,而随着茶水缓缓下肚,便有一股子温凉涌遍全身,只觉得整个人的动作和心神似乎都静了下来,慢了下来。

“这是一种花茶,以七色雪莲的花蕊为主,再配以数十种珍惜药材研磨成粉。”玛嘉措缓声道:“很多事,不是不说,而是时机未到,心境未到。现在,你的心境缓和了,也就可以说了。”

小白点点头,他这会儿算是知道玛嘉措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喝茶了,喝茶,既能解渴又能解心境。他合掌说道:“上师,刚才是在下鲁莽了。”

“无妨,这是一个过程,万事皆有过程,又皆有因果。”玛嘉措为小白倒上一杯茶,说道:“唐先生,现在你心里头的任何疑问,都可以问出来了。”

“玛嘉措,我还是想问,你为什么认识我呢?”小白问道。

“刚才我说过的,凡事皆有因果。”玛嘉措笑眯眯地道:“如果我说,我等你很久很久了,你相信吗?”

小白觉得越来越玄乎了,难道还真有什么大机缘巧合不成?咦?对了,活佛……

忽地,他想起了活佛的性质定义。传说活佛都是经过转世的,既然古武者都能存在,为何活佛就不能是真的呢?

因此这样说起来,能先知、能预测,其实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很多东西开始觉得不可能,可在一定时间或者是亲眼见识过后,便会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

这般想着,小白心里头也就释然了,是啊,指不定别人就是有如此大神通呢?没必要纠缠着打破沙锅问到底嘛,因此便笑道:“是,是我太着相了。玛嘉措,你刚才说等我很久很久了,难道是有事不成?”

说到这里,玛嘉措便点了点头,他说道:“的确有事,既是你的事,也是我们的事。”

“嗯?”小白愣住了,“玛嘉措,我不太理解你说的意思。”

“唐先生,我的意思就是,这次你来了,你的目的和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玛嘉措说道。

“来这儿的目的?”

小白首先还没反应过来,待明白后心头顿时一震,这玛嘉措真知道自己是为达赖集团和东突分子来的?不管怎样,还是先试着问问再说。

“呵,玛嘉措,请原谅我越来越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小白合掌笑道。

玛嘉措似乎早就料到小白会这样说,他轻轻笑道:“唐先生,我非常理解,谨慎点总归是好事。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吧。唐先生,你是我们预测到的解决达赖集团势力的关键人。”

“什么!?”

小白差点没被吓得直接跳起来,虽然他已经做好玛嘉措知道他是为了对付达赖集团而来,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是什么关键人,尼玛,这么说起来,好像自己是被别人算计了多少年似得。

或许很多人不太了解西Z这边宗教的一个情况,可以粗略一说的是,原本都是以****和班禅两人为首领的西Z藏传佛教黄派,在1959年西Z叛乱过后,两股势力则变的水火不相容。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班禅和****之间的关系异常微妙,因为很多世班禅都是尊****为上师。而在59年过后,****势力则是流窜于国外,彻底成为了反华势力。

因此,随着****的出走,班禅便成为了藏传佛教的最高核心。当然,至于班禅和****之间的恩怨情仇究竟有哪些,哪怕说上数天数夜也是说不完的。

所以,在最开始的震惊过后,小白也开始冷静了下来,他紧盯着玛嘉措说道:“玛嘉措,虽然我是汉人,但我也知道,这种事情是非常敏感的。另外,这是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

“呵呵,唐先生,你请放心。”玛嘉措捻动着手中的一串天珠,说道:“这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更是如今藏传佛教所有良心未泯的人的意思。”

小白还是没承认也没否认,因为几句话间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先不说消化的问题,但是如何辨别真假就很是让他头疼了。

千万记住,这年头再面目慈祥的一个人,指不定也会是一个杀人凶手!而长得无比凶神恶煞的人,指不定一直都在帮助他人。

因此,识人不可着相。

见小白没有说话,玛嘉措似乎也猜到了因为什么,便说道:“唐先生,你先不要急着来分辨真假。若没记错的话,再过一个小时,你们汉人的主席将与现任班禅进行对话,届时我也将会在场,如若不出意外的话,我想我们几人之间会有一次谈话的。”

好嘛,人家连我的身份都搞清楚了!

小白暗暗咂舌,这活佛还真就神了,似乎什么都在他们的预测算计当中,只得讪讪笑道:“玛嘉措,既然如此,那我们待会再谈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