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187章 无聊的房登登

第187章 无聊的房登登






燕京大学与京城大学是华夏最高等级的两所学府,也不可否认的是,在这两所学校里,充斥着太多高官达贵的子弟。r

当然,谁也不能说这些弟子都是靠关系进来的。r

小白耐着性子将房登登送到了燕京大学校门口,一辆军A牌照的车,并且是总参一号人物的车,想必在哪出现都会引起轰动,果不其然,车子刚挺稳,一些好奇的学生就已经远远地指指点点了。r

好在奥迪车的车窗玻璃都经过了特殊加工,外面是不能看到里头的。r

“房小姐,我不妨告诉你,你已经闯祸了,知道吗?”小白扭头严肃地朝房登登说道。r

“啊?我哪里闯祸了?小白哥,你可别乱说。”房登登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明显神色已经有点儿紧张了。r

小白指了指围着奥迪车的那一群学生:“看到了吗?你只要现在下车,然后被你这些同学拍到了照片传到网上,保不准你爹的乌纱帽就危险了。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很简单,这就叫公车私用。”r

“你可别吓我,哪里有这么严重哦?”房登登本来是要下车的,现在被小白这么一说,还真是坐在车上不敢下去了。r

“吓你?我吓你有好处?”小白摇了摇头:“行了,你也别在这里下车,我找个人少点的角落你再下去吧。”r

在京城这人口密度极高的城市里头,想找个无人的角落还真是不容易,小白少说也转了差不多十分钟,总算是让房登登下车了。r

“小白哥哥,你还愣着干什么,下车呀。”房登登敲了敲车窗。r

小白是真心无语,按下车窗他没好气地道:“我说房大小姐,这房光明到底是不是你亲爹?”r

“你什么意思!”房登登瞪眼。r

“我意思是,你到底和你家老子有多大的仇啊?你就这么盼着他的乌纱帽被摘?”小白道。r

房登登忽然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脑袋都快想弯了,她还是没想清楚这其中的逻辑。r

小白瞄了眼房登登的胸部,叹了口气:“你不是挺聪明的嘛,怎么在这个问题上就犯迷糊呢?你想想,我要是把车丢在这,被哪个有心人给抓住把柄,到时候你父亲怎么办?”r

“这……”房登登犹豫了,她歪着脑袋想了好一阵子,忽地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小白哥,我想到办法了。”r

“……”小白敢说自己很想逃么?撇了撇嘴:“行吧,你说说看。”r

“你把车牌换了不就行了?太简单了嘛,哈哈,我真聪明哦。”房登登拍着手很是欢快。r

吗的,是谁说的胸大无脑!?r

还真别说,这奥迪车的确加装了这一功能,一个按钮下去车牌直接自动换掉,并且很明显,这普通的京A牌照还不是套牌。r

小白是真恨自己为啥不能再狠心点,直接掉头就走该多好。r

都这样了,还能咋办?陪美女逛校园呗。r

房登登倒真像个邻家小妹,一路上都扯着小白说个没停,而小白就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r

走进这所是每个学生打小奉之为目标理想的学府,说实话,小白心里头没多大的波动,或许是知道自己与这样的高等学府不会再有任何的关联,就纯粹当做欣赏风景吧。r

房登登是一点也不避讳的挽着小白的手,远看上去,倒真像一对小情侣在校园里头散步。r

“呦,登登,你什么时候找了男朋友也不告诉我们一声呀?”r

三个身材惹火穿的却像小姐的女子走了过来,一个个脸上是浓妆艳抹的,也不知道她们累不累,那小蛮腰一步一摇,让小白看着都觉得担心。r

“是她们?”r

房登登皱起了眉头,打算无视她们三个,拉着小白就往旁边走。r

“哎,别走嘛,登登,你找的这帅哥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r

“关月,我觉得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太大的关系吧?”房登登冷声道。r

“呦呦,口气这么硬呢?”关月阴阳怪气地走了上来,她说着,还朝小白抛了个自以为风情万种的媚眼,可见到小白不为所动,她就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哼道:“登登啊,你这是从哪找了个小白脸过来嘛?没事,姐知道你是不好意思说怕掉了你面子嘛,理解,都理解的嘛。”r

房登登深吸了口气,一脸厌恶地道:“关月,我今儿不想和你吵,麻烦你让开行吗?”r

“我偏不让,你能拿我怎样?”关月还真来劲了。r

小白本来就心烦,看到这么一个奇葩女那是更加受不住了,当即便道:“咳咳,我说这位小姐,麻烦你让下,你要招客也得分场合不是。”r

“招客?场合?”关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那一张脸是先红后青,她手指着小白:“给老娘道歉,你算哪个葱?知道老娘是什么人吗?”r

“我管你是什么人,我再说一遍,给我让开,另外,不要逼我坏了不打女人的规矩。”小白冷声道。r

“笑话!你他娘的也不知道……”r

啪!r

关月一句话还没嚣张完,一个耳光就扇在了她脸上,打的她是晕乎乎的,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了。r

“我是不打女人,可你这样的,说你是女人都玷污了这两个字。”小白拉住房登登的手:“登登,我们走。”r

一把推开还在发愣着的关月,小白带着房登登走了过去。r

走出好远,房登登终于忍不住问道:“小白哥,你知道关月是谁是什么背景么?”r

“她有什么样的背景很重要吗?是她有错在先,又出言侮辱我们,给她一耳光还算轻的了。”小白不以为然地道。r

房登登吐了吐舌头:“也是哦,雷国丰就是例子。嘻嘻,说起来,关月可是军委徐龙的外孙女呢。”r

“军委!?”r

小白心头一咯噔,差点没摔一跤,尼玛,在京城怎么随便碰到个人都有这样的来头?r

“咳咳,我说房小姐,大小姐,你到底要我陪着你干嘛?你倒是说清楚啊,总不能一直在这走来走去吧?”小白是真受不住了,送房登登这么一程别提有多无聊了。r

“呀,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我是想要带你看球赛的。”房登登捂着小嘴轻呼。r

小白满头黑线:“球赛?你没搞错吧?”r

“嗯,篮球赛,可好看了。呀,已经开始了,我们快走吧。”r

房登登拉着小白就要跑,却发现小白站在原地没动,“走啊,你还站着干嘛?”r

“大小姐,我真有事情要忙,能不去么?”小白都快哭了。r

“真有事情忙?”r

“真的。”r

“好吧,那你带我一起去吧,说不定我还能帮上点忙呢。”房登登一副非常关照小弟的样子。r

小白傻眼了:“你不是说要去看球赛么?”r

“对啊,可这不是你不去了么?”房登登反问。r

小白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地道:“房小姐,房登登小姐,我郑重提醒你,我不是你的手下,你也不是我的谁,我走了!”r

“喂喂,你不能扔下我在这不管了吧?”r

“不管了,你找你爹告状去吧。”r

小白拔腿就跑,跑出了一段距离,掏出了手机给云梦兰去了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