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185章 房登登

第185章 房登登






这一次的东方家之行,小白注定只是一个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过客。来的时候,没有谁刻意地迎出来欢迎他,走的时候,也没有谁刻意的相送。r

一大早他们三人就坐劳斯莱斯前往京城了。r

走的时候,方听寒数次问小白,他昨晚到底和自己父亲说了些什么?r

小白摇头不语,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说东方明先是看不起他后来又看得起最后却想收为己用?r

这一波三折的,说出来都觉得拗口,更别提让人家听到后的感受了。r

“小白,你有没有觉得很搞笑?”方听寒突然问道。r

“恩?搞笑?什么搞笑?”小白有点儿没明白过来。r

“你想啊,你最初的职业就是司机,绕了这么一大圈,结果又做回了司机,虽然眼下这司机的分量够重……”方听寒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r

小白苦笑,倒是难得见到方听寒开心地放声大笑,他说道:“其实我也不想的,可我算是明白了,一入总参深似海,从此自由是路人啊。”r

“呦呦,这么大的感慨呢?”方听寒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她干脆就伏在了小白的身上。r

笑着笑着,她却突然沉默了起来。r

“小白?”r

“恩?”r

“我父亲,是不是为难你了?”方听寒缓缓抬起了头。r

“没有,是我为难他了。”小白讪讪地道。r

“……”方听寒只以为小白是在开玩笑,瞪了小白一眼,随即才道:“小白,你放心,我绝不会嫁给雷国丰的。”r

“呵呵,你也放心,我绝对会娶你的。”r

车子在八一大楼跟前停了下来,看样子,房光明今儿倒是在这里办公。r

一下车,小白就感觉到至少有二十道的气息锁定了他,有眼神,有狙击枪……果然,房光明在这里,防御安全措施顿时就提高了好些个档次。r

“小白,我们要分头行动了,上次小鬼子的事情我得去报告下,你呢,直接去找房光明就行。”r

说完,方听寒快步走进了八一大楼。r

小白留在原地转了两圈,一手插裤袋里,掏出了一张卡:“毒蛇,你反正没什么事儿,今儿你就拿这张卡去买一套房子,恩,房子要别墅,对了,还要买两辆车子,你自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至于我的嘛,你帮忙选一辆不是特别高调夸张的就行。”r

毒蛇接过卡想了一会儿,只是哼了一个嗯字,然后转身便走。r

看着毒蛇远去的背影,小白却是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因为他忽然觉得,有毒蛇这样一个帮手那得省多少事啊,再加上毒蛇性子古怪,半天难得说一句话,所以很多时候都很自然地忘记了毒蛇的存在。r

“擦了,这么大的楼,上哪儿找房光明去?刚才倒是忘记问听寒了。”r

小白挠着头,左右看了几眼,咬咬牙硬着头皮就走了进去。r

“同志,请留步。”r

他才进去呢,就被一个警卫给拦住了。r

“怎么了?”小白发现这进来的人都是畅通无阻,就他一人被拦下了,因此自然就没了什么好语气。r

“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警卫道。r

“证件?”r

小白再一看,发现走进来的人,每个人衣服的胸口处都挂了一个证件牌,这就难怪了。他当即道歉,连忙拿出了证件给戴上。r

“对了对了,这位同志,请问你知道去哪儿找房参谋长么?”r

这个脸上还长着青春痘的小警卫估计是愣住了,他看着小白半响没说话。r

倒也是,小白一上来开口就说要找房光明,而房光明是什么人物啊,那绝对属于国家大佬级别的,岂能是谁说找就找的。r

不过每天在八一大楼执勤,小警卫也练出了一双识人的眼睛,他目光在小白证件上一扫,心中已然有数:“这位同志,你既然是总参十三处的,那就应该通过十三处的处长来找房参谋长。”r

“哎,不是,这……算了算了,和你也说不清。”r

小白也不想去解释了,正想往里走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女声,转身一看,发现是一个帆布鞋牛仔裤小T恤的小清新。r

乍一眼看上去,小白就觉得这女的长得有点儿眼熟,可又想不起来是谁。r

“小卓子,你好啊。”这女子朝警卫招了招手,脸上洋溢着灿烂明媚的笑容。r

这个叫小卓子的警卫一脸苦笑:“登登姐,你在叫我的时候能不带一个小字么?”r

他们两个貌似很熟?小白在一旁看的兴起。r

“哼哼,你本来就比我小,不叫你小卓子难道还叫大卓子啊。”女子朝小卓子做威胁状。r

“好吧好吧,登登姐,哦对了,这人说是要找房参谋长。”小卓子手指着站在一旁的小白。r

女子目光一移,先落在了小白胸前那证件牌上,她眼前顿时一亮,指着小白讶异地道:“你就是唐小白?”r

“额……你认识我?”小白越发奇怪,难道真的在哪见过这……姑娘?r

“呵呵,现在京城圈子里谁不知道你唐小白啊,国丰哥都被你整的回了京城,哇,你好厉害哦。”女子一脸崇拜地看着小白。r

小白满头黑线:“这……还不知道你是?”r

“哦哦,我叫房登登。”r

“房登登?房?”小白立马瞪大了眼:“你是房参谋长的……千金?”r

他想死了好多个脑细胞才把千金两个字给想了出来,只觉得世界真是太奇妙。r

“没错,本小姐就是。”房登登笑嘻嘻地点着头,却是一把拉住了小白的手:“跟我走吧。”r

“额……慢着慢着,我跟你走干什么?”小白偷偷地将手臂抽了出来。r

房登登却是一把又拉住了小白的手,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极其自然,说明她压根就没往男女那方面去想,她嘟着小嘴道:“你不跟我走,那你怎么见到我爸?”r

“你能带我去见房参谋长?”r

“当然,再说了,我爸也和我提起过你,说你怎么怎么天才了得,哈哈……”房登登二话不说,拉着小白的手就往前走。r

小白真心纳闷了,大厅里头这么多人在看着呢,咱就不能稍微低调点么?r

经过几道安检程序,两人进入了一部红色电梯。r

电梯里头,房登登显得异常兴奋,拉着小白就一个问题接一个的问起来了。r

“你真的把雷国丰整惨了?”r

“没有,一直是他整我。”r

“你以前真的是一个校车司机么?”r

“恩,是的。”小白额头开始出汗。r

“还有还有,听说你还抢了雷国丰的未婚妻?”r

小白一脸黑线,咬牙道:“这不叫抢。”r

“哦,那你找我爸干什么呢?”r

“他要我给他当司机。”小白一脸悲催。r

“哇,太好了。”房登登高兴地跳了起来。r

小白忽然觉得不妙:“你这么高兴干啥?”r

“当然高兴啊,你是我爸的司机,以后自然就是我的司机嘛,哇哈哈,这下看谁还敢欺负我,哼哼!”房登登已经在那开始浮想联翩了。r

这个瞬间,小白只觉得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前途一片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