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14章 专职司机兼保镖

第14章 专职司机兼保镖






凭小白现在的车技,要在星城这样的街道上甩掉几辆跟踪的车,虽不是轻而易举,但也的确不要花费太大的功夫。r

至于为什么会有人跟踪,小白不想去多问,不过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这个叫方听寒的女人,绝对不寻常。r

开玩笑,这么年轻的女人,放在别的地方,估计还是个初入职场的菜鸟。现在竟然劳烦校方领导这么重视还派专车接待,已然告示出这个女人的不寻常了。这也难怪赵卫平为什么会把这个差事交到小白手里。r

奥迪车稳稳地停在湖师大办公楼下面。r

哐当一声,方听寒脸色苍白却强作冷静地从车里头出来,出来时还不忘了说一句:“好,很好,你……你车技不错。”r

见方巡视员这般模样,小白心里头那叫一个爽啊,不过尽管如此,脸上还是得保持淡然的神色。r

“你在这等着,我去趟校长办公室。”r

方听寒说完就走,完全不给小白发表意见的机会。r

“我……我靠!”r

小白一拍额头,那叫一个蛋疼啊。因为昨天这么一飙车,现在竟然有要沦落为专职司机的迹象,悲催啊,这完全没了人身自由啊!r

“唐小白!”r

正发呆呢,身后突地传来了声音。小白转身一看,却愣住了。r

陈傲蕾?怎么是她?她找我干啥?r

“呵呵,陈同学,你有事?”r

“怎么着,现在开上奥迪了,架子也出来了?”陈傲蕾一如既往地穿着黑丝配短裙,哒哒地直接走了过来。胸前那一对大白兔估计是没拴住,一跳一跳的,幌的小白口干舌燥。r

小白吞了一大口唾沫,干笑着道:“哪能呢,这不是给领导当司机嘛,诶……”r

“得了,少废话。我找你就是想问清楚一件事。”r

在陈傲蕾眼中,哪怕昨天小白飙了车弹了钢琴,却仍然改变了穷屌丝的属性,因此说话那是毫不客气。r

小白虽说爱开玩笑也喜欢贫,但他向来不喜欢被女人轻视。陈傲蕾如此不客气,他语气也不会好到哪去了,道:“有事快说。”r

陈傲蕾盯着小白,咬了咬嘴唇,微红着一张脸道:“我是想问,昨天你为什么会那样说?”r

“昨天?哪样说了?”r

小白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不过紧接着就灵光了,尼玛,这叫老子怎么回答?r

“咳咳,这个嘛……这个我真是胡说的。”还能咋办,只能一口否认了呗。总不能告诉人家,那是奇遇后,接受了一个淫贼犯人的意识吧。然后,然后就特么对这方面贼敏感了?r

估计这么说的话,陈傲蕾会直接电话精神病医院。r

“胡说?哼,我看不像啊。”r

陈傲蕾冷哼一声,鄙夷地看着小白道:“怎么,是个男人敢做就不敢承认?你不就是前天晚上跟踪老娘了么?”r

“我……我草!跟踪?我跟踪你?”r

小白只觉得一口血水从菊花直接涌到了胸口,“不是,我说陈同学,拜托你有点脑子行不?我跟踪你干啥?啊?我有这闲工夫,自己看个岛国片撸一管就是,有必要去跟踪你?”r

撸一管!?r

“你!……”r

被小白这么一呛,陈傲蕾一张脸是又红又青。她非常清楚自己在外有什么样的名声,但她不在乎。可现在连一个校车司机都如此轻视她,这让她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了。r

“好!唐小白,你有种!不过这事没完,你给老娘等着!”r

陈傲蕾放下狠话,转身就立即恢复成了一幅风骚无比的样子,扭着肥臀啪啪地走开了。r

“尼玛,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怎么从昨天开始,各种麻烦就往老子身上来呢?”r

“现在好了,一个专钓二代干爹的女人也说要找哥的麻烦,草!”r

小白表示相当郁闷,掏出一根烟点上狠狠地吸了起来。r

“把烟灭掉,跟我走。”r

他正抽的起劲呢,方听寒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r

“额……跟你走?”小白挠了挠头,依依不舍地再抽了一口这才把烟踩灭。r

方听寒指了指办公楼,面无表情地道:“我已经和你们校长打过招呼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专职司机……兼保镖,直到我在星城的巡视工作结束。”r

专职司机,还特么兼职保镖!?r

小白顿时就不淡定了:“我说方巡视员,你要我做你的专职司机和保镖,你怎么也得先问问我的意见吧?”r

方听寒沉默以对,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唐小白。r

“我靠!”r

小白头大了,道:“好吧,专职司机就算了,可这保镖又是什么情况呢?就我这身板底子,你觉得我能胜任?”r

“你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方听寒反问道。r

“当然……这个当然不能胜任了。”r

小白连忙点头。可瞬间之后,他人就呆住了。r

因为,他竟然在冷艳的方听寒脸上看到了一抹淡淡地笑容?r

这尼玛就是天山上的雪莲绽放,西天极乐世界的佛祖讲笑话啊!r

美,美得不可方物!r

小白这小处男的心神顿时就陷进去失神了。r

但是,他一定忘了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往往最美的东西都有毒!r

嗤!r

一股拳风袭来,拳劲凌厉,还蕴含着杀意!r

小白顿时清醒,浑身汗毛竖立,下意识地后退半步,出右手进行格挡。r

但是,拳劲未老时,一个撩阴腿却来了。腿劲比之于拳劲只强不弱。r

吗的!这是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啊!r

小白怒了,撑开身前的拳头,一个半转身之下以肉眼难寻的速度直接捏住了来犯之敌的咽喉!r

可五个指头刚一接触到“敌人”的肌肤,他就意识到坏了。r

不是敌人太强更不是敌人还有后招,而是敌人这坑爹的肌肤太好摸了,触之温凉滑手,如同在牛奶上拂过似的。r

“额………是你?”r

小白捏住方听寒的脖子,那是松也不是,不松也不是。刚开始还觉得这摸着很舒服,现在只觉得手里抓了一块红碳。r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嘛,这下你该承认你能胜任保镖这个任务了吧?”r

方听寒面露淡淡地笑意,丝毫不介意自己的咽喉现在还被小白捏住呢。r

“额……呵呵,这个,这个下意识的反应,对,下意识的。”小白干笑着连忙缩回了手。r

“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骗过我的话,那我不介意找人来试探试探你的真假。”方听寒道。r

“……”r

小白无语了,还能咋办?认命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