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138章 极度愚蠢

第138章 极度愚蠢






如果说现在最急的是谁,那肯定不会是小白,因为他正呆在审讯室里,兴致颇高的调戏着美女警官呢。r

最急的正是董胜利,他发现找不到陈建业的人,倒也干脆,直接指挥起缉毒大队弄起了案件证据,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小白这个案子给办成铁案。r

终于,他拿到了一叠厚厚的案件资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指挥着一干警员道:“去,把那人押出来,待会法院的人过来,我们直接去刑场。”r

他这话一出,一干警员都呆住了,这什么情况?不需要经过法院审判,直接送刑场去枪毙?r

“都愣住干什么?速度的。”董胜利怒吼了起来。r

顶头上司一怒,下面的人顿时利索起来,想不利索也不行啊,不利索点你明儿可以直接下岗了。r

砰!r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数个全副武装的警察走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押住了小白:“带走。”r

“慢着!”r

小白挣脱了一下,冷声道:“你们想做什么?”r

“你一个罪大恶极的毒贩,我们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把你送去刑场,直接枪毙。”董胜利走了进来。r

小白不怒反笑:“董局长,你这么做未免太明显了吧?未经法庭审判,你何来的权利把我直接枪毙?”r

“哼,对付你这样的毒贩,还真不需要这个过程。”董胜利大手一挥:“少废话,带走。”r

小白没打算反抗,他是想看看,这董胜利能闹出点什么本事来。r

宁静都呆住了,张了张口,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愣愣地站在了一边。r

噔噔噔……r

一行人押着小白下了楼,就在正要上警车的时候,董胜利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r

这时候,谁他妈来电话啊?r

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董胜利想都没想就按掉了电话,朝众警员喝道:“别愣着,上车走人。”r

轰轰……几辆警车发动,出发了。r

嗡嗡嗡,董胜利的电话又响了,打开一看,又是那个陌生号码。r

董胜利犹豫了会,再次按掉了电话。r

可这电话像是不死心似地,不到十秒钟就又响了起来,而且让董胜利吓一跳的是,他手头上的电话竟然在他没按接听的情况下,竟然自动接听通话了。r

“董胜利,你混账!”r

电话的免提都直接自动打开了,里头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r

董胜利全身一颤,像见到鬼了似地看着这部电话,哆哆嗦嗦地道:“你、你是谁?”r

“我是龚长林。”r

“龚长林?”r

董胜利眼都瞪大了,龚长林是谁他当然知道,湘南省政法委书记是也。r

“龚书记,您好,您好,请问您有什么指示?”r

“哼,我可不敢有指示。”r

龚长林冷声道:“董胜利,你是不是抓了不该抓的人?你好大的胆子,人家是国家机密人员,你弄得好事,让公安部部长直接来质问我!”r

董胜利额头上冷汗淋淋,他虽然早就知道小白有来头有背景,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且还是公安部部长直接出面。可既然走到了这,就只有一条黑走下去了,他咬着牙道:“龚书记,据我的调查,此人是一个罪行极大的毒贩。”r

“混账!”r

龚长林怒了:“你敢不听我的指示?我不管他是不是毒贩,你现在必须得放人!立刻,马上!”r

董胜利深吸了口气:“抱歉,龚书记,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此人是毒贩份子,我不能违背无视法律而将他放了。”r

说完,不等龚长林回话,他直接就按掉了电话,接着,迅速地关机,把电池都给卸了出来。r

挂上这个电话,董胜利仰头靠在了座椅上,他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算是结束了,不过,他已经得到了足够多的好处,区区一个局长,他不在乎了。r

吱!……砰!r

突然,董胜利坐着的警车来了一个急刹车,他还没反应过来时,警车又撞到了前面那辆警车上。r

砰砰砰!r

连着八辆警车几乎都撞到了一起。r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r

董胜利晕头转向地拿起对讲机吼了起来。r

“董局,前面……前面有一排装甲车堵住了去路。”r

“什么?”r

董胜利连忙打开了车门,下车一看,我滴个天啊,前面竟然横着停了五辆装甲车,直接把这条路都给堵住了。而在这五辆装甲车的前面,是一排穿着迷彩作战服、全副武装的军人。r

他甚至还看到有一个大汉竟然扛着两杆加特林,然后还看到有人肩背着RPG单兵式火箭筒!r

这,这是要作战么?董胜利没来由的打了个冷战。r

“啧啧,这群兔崽子倒是挺会找机会的啊。”r

小白坐在中间那辆警车里头,已经看到了前面季明一行人。见到身旁几个押着他的警员一脸苍白,他忍不住出声道:“哥几个,别紧张,他们不会对你们开枪,我都说了,我是军方的人,这不,他们来接我了。”r

警员翻了翻白眼,尼玛,这也叫接?装甲车、火箭筒都出来了,还叫接?r

董胜利擦了把冷汗,拿过一个扩音喇叭走到了前面:“前面的同志听着,我们警方正在执行重大任务,请不要阻拦我们的去路。”r

“放你娘的狗屁!”r

苗侨伟同样拿起了一个喇叭在那喊道:“那什么,你赶紧的把我教官给放了,否则,我们不排除有对你开枪的可能性。”r

砰!r

他话音还没落,就见到董胜利跟前一步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弹孔,然后就看到张小曼在那优雅的吹了吹枪口。r

董胜利被吓得差点就瘫软在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r

到底是要命还是要钱?亦或,赌一把两样都占有?r

警车内,小白很是诚恳地道:“哥几个,这事呢,和你们没半毛钱关系,都是你们这个局长鬼迷心窍,不知道收受了谁的好处,这么处心积虑的想做掉我。得了,你们就让我下去吧,免得待会真的起什么冲突那就不好了。”r

两个警员愣了半响,终于想明白了,拿出钥匙正要给小白解拷,却讶异的发现不知何时小白手上的手铐早已被解开了。r

小白拍了拍这两警员的肩膀:“嗯,你们都是好样的。”r

说完,他施施然的下了车,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董胜利跟前。r

“你、你想做什么?站住,不许动,否则我开枪了。”r

见到小白钻了出来,董胜利已经没那个心思去想小白是怎么打开手铐的了,他极度紧张的拔出了手枪。r

“诶,董局长,你可真不专业,你要开枪怎么也得先打开保险吧?”r

小白摇了摇头,接着眼神一冷:“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诺,顺着我的右手边看过去,那里正有一把狙击枪在瞄着你呢,只要你有开枪的动作,你额头上瞬间就会迎来一颗枪子儿。”r

“我、我是国家承认的警督,谁敢对我开枪,谁敢?”r

董胜利失声吼叫着,身形却在不断地往后退。他怕了,他是真的胆怯了,他原以为仅仅只需要办一次案子就可以,可怎么知道竟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r

他的政治生涯已经完了,到手的钱怕也没了机会去用,这让他忽然觉得一切都没了意思。r

人在极度惊慌极度绝望中,往往能做出极度愚蠢的事。r

没错,董胜利恶狠狠地打开了保险,可就在他手指扣在扳机上的那一刹那,只听得噗的一声响,他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r

砰!r

他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