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98章 是我祖宗

第98章 是我祖宗






见到莫名的有人走进来,小白非常的不满。眉头一皱:“你们是谁?”r

“三位好,这位是我们铂宫国际的曾少总。”一个看样子就知道是马仔身份的人在那介绍,他指着的人,那自然是曾少总了。r

曾少总穿着一身得体的休闲西服,目光在房间里头三人身上扫过,唯独在莫潇潇的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r

“你们这是?”小白问道。r

“非常抱歉,打扰你们了。”r

曾少总微微一笑,很有绅士风度地道:“是这样的,刚才我在走廊上经过的时候,听到了一阵非常优美的歌声。我甚至还在想,是不是哪位大明星来了。”r

“哦,那你见到了,她们并不是大明星。”小白淡淡地道。r

曾少总微不可觉地皱了下眉,道:“是这样的,我想邀请两位美丽的小姐来我们铂宫驻唱,不知道可以吗?”r

“呵呵,曾少总,我想还是不必了。”小白客气地拒绝了。r

曾少总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这两位小姐的?”r

“男朋友!”r

莫潇潇和李楚楠同时喊了出来,喊完了还互相对视一眼,对彼此的默契十分满意。r

而小白却是心中一荡,李楚楠这毫不犹豫地喊了出来,莫非是?然后他便又想起了那晚车上的事儿,只觉着下身有点点上火了。r

“嗯?”r

曾少总愣住了,这男的是谁?这么好的福气?两个女人都找了同一个男人?那说明这两个女人也放浪的很嘛。r

虽然都知道在铂宫的消费非常高,来这里玩的自然也是有几个钱的。但曾少总还是固执的认为,眼前这个男人再有钱也不会有钱到哪儿去。r

于是他说了长这么大说的最错的一句话:“两位美丽的小姐,我想,其实你们完全可以换一个男朋友。毕竟,想必你们都是为了钱嘛。嘿嘿,你们觉得我怎么样?”r

小白眉头一沉,冷笑道:“曾少总对吧,不知曾长江是你的什么人?”r

曾少总脸色一变,连忙问道:“你认识我父亲?”r

“哦,是你父亲啊。”小白心下已经笑翻了,看来活该这曾长江倒霉啊。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还真是没错。老子早上刚被人打,赔了几百万,儿子现在又犯贱,这家子是活该大出血嘛。r

虽然这么想着,他脸上却一表正经地道:“当然认识,不仅认识,交情还不错。”r

“哦?你和我父亲交情不错?”曾少总表示有些怀疑。r

“没错,这不,今天早上他还送了我一辆路虎车呢。”小白说着,就把车钥匙给掏了出来。r

曾少总啊了一声,不管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在撒谎,至少那把路虎的钥匙也算是一个身份标志了。r

“曾少总,我想你可以给你父亲打个电话,就说今早上受了他一份大礼的人,要见见他。”小白淡淡地道。r

“这……好,稍等。”r

曾少总一张脸都阴沉下来了,他隐隐感觉到,今儿怕是真的惹上了人物。不过他又转念一想,是不是这个男人在撒谎,他想骗自己离开呢?于是,他对身边几个跟班道:“你们就在这陪着这三位客人,我去打个电话。”r

小白冷声一笑,自然明白曾少总的那点歪心思。r

曾少总一来到外面,立马掏出了手机,毫不犹豫地拨通了他父亲的号码。r

今儿,曾长江是真的心情不好,被坑了270万不说,还被打了一顿,但又不能出去说,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吞了。r

正按着一个女人在做活塞运动呢,手机却响了。r

“吗的个B的,谁这么不长眼来打扰老子的好事!”r

曾长江胯下运动不停,伸出手拿过电话一看,儿子来电?r

莫非又是这兔崽子玩了哪个女的又要钱花了?r

他没好气地接通了电话:“又有什么事。”r

“爸,有人说要见你。”曾少说道。r

“见我?谁啊,一般人不见。”曾长江没好气地道,开玩笑,我堂堂铂宫国际的董事长,有那么容易给见的吗?r

“这……爸,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他说……”r

“说什么,少他吗废话!”曾长江胯下都快射了,这小子却在那啰嗦个没停。r

“爸,他说今早上你送了他一辆路虎,他想来谢谢你!”r

“啥?啊!啊!………”r

被这么一吓,曾长江直接一个哆嗦,背一麻就射了。也顾不得擦干净了,连忙从女人身上爬起来,十分紧张地道:“你再说一遍,是谁?”r

“他说,你早上给他送了辆车……”r

“什么!?快说,他在哪!?”r

曾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老子给打断了,郁闷地道:“就在铂宫KTV这边呢。”r

“好,我马上来。”r

曾长江说着正要挂电话,心头突然一紧,连忙问道:“等等,你,你是不是在他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惹到他了?”r

“我,这……”r

“到底怎么了?快说!”曾长江大口大口地呼吸着。r

“我,我好像是说错了句话。”r

“……蠢蛋!你怎么不一头去撞死啊!草你妈!老子迟早有一天会被你给害死!”曾长江怒吼着骂了起来。r

不用多说也知道了,肯定是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在那位爷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毛那位爷了。曾长江只觉得今天是他一辈子以来最黑暗的一天,眼前一黑,腿一软,差点没给摔地上。r

“哎呦,曾董,来嘛,继续嘛,是谁用得着让你急匆匆地跑去见嘛?”床上那位女人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r

曾长江深吸了口气,吼道:“是我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