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71章 单剑

第71章 单剑






在方听寒的强烈要求下,去超市买了一大堆的礼品东西,各种各样的都有。一直到把A6的后备箱都塞满,然后后座也没法再塞东西时,方听寒才作罢。r

这样一来,方听寒就只能坐在前头了。r

小白的老家,在湘南省的一个小城市里头的一个小镇上,娄星市凤形镇。娄星市的位置,坐落在湘中。陆地交通,那是十分的便捷。r

因此,从星城出发走高速,不到两个小时,就已经到了娄星市。接着,走四十分钟的国道,总算是到了凤形镇上了。r

一路的奔波,方听寒倒也没啥大的影响。r

快半年没回来了,小镇上变化不大。街道还是那么的挤,人流还是那么的多,就连街边上的卫生工作,还是一如既往的马马虎虎。r

不过小白却觉得格外的亲切。r

“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方听寒皱眉看着车窗外的景象道。r

“嗯,应该是的吧。”小白道。r

“应该?”方听寒以为只是小白随口说的,并没有往深处去想。r

在凤形镇,随着这些年经济的飞速发展,奥迪车在凤形镇也算不上是多大的稀奇事了。若是平常都坐在街边看车子,会发现凤形镇上奥迪奔驰宝马之类的车,绝对不在少数。r

因此,小白开着的这辆A6,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关注。r

“对了,你一直还没告诉我,你父母亲是做什么的呢?”方听寒问道。r

“还能干啥?开个小店,过过小日子呗。喏,这条街最末尾的那一个五金店就是我家的。”小白指着方向,另一只手则顺畅地打着方向盘在狭窄的街道上左右穿梭。r

“呵呵,是不是觉得街道太窄了?这若是到了节假日,那才叫一个壮观呢。”r

“还有,我们这个小镇子不像是其他小镇那般,有定一个赶集日。”r

“哦,对了,这边几乎都是丘陵地带,这么一个镇子,最高的山好像也没超过四百米。”r

“停停停!”r

方听寒听不下去了,道:“这些你就待会再说吧,先赶紧地回家。”r

“咦?这么多人?我家今天生意很好嘛。”r

远远地,小白就看到家里店铺的门口围满了人,高兴地道。r

方听寒怪异地看了小白一眼,迟疑地道:“这不像是生意好,倒是想……在闹事呢。”r

“嗯?嗯……”r

小白一张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不声不响地把车停到了家店铺门口。r

看着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丝丝不安在心头冒了出来。r

凤形镇讲的是本地的白话,外地人那是根本听不懂这边的话的,甚至外地人听着,还会说这是韩语。r

听到这人群里七嘴八舌的议论,以及从里头传来的高声吵闹声,都让小白越发的不安起来。连忙推开人群走了进去,一进去,却看到了让他无比愤怒的一幕。r

在他记忆中,一向温文尔雅的母亲,此刻却是披头散发的。而父亲,脸颊青肿,嘴角还挂着血迹,也在同另外几个人在理论争吵着。r

“单剑?是这王八犊子?”r

小白呆不住了,连忙走了进去。r

“爸,妈。我回来了。”r

“小白?”r

“小白?”r

屋内的人都愣了一会。r

小白的父亲叫唐白,给他取名就叫小白了。他母亲的名字就有点儿稀奇了,叫闻人牧瑶,但她自己很少说自己复姓闻人,而是只说自己姓闻。r

见到儿子突然回来了,两人似乎都有点儿措手不及,被儿子见到了这一面,怕是天底下哪个做父母亲的都觉得不舒服。r

“呦,小白啊。怎么着,穿的人模狗样的,在星城混的很不错嘛?”单剑摇头晃脑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根铁棍,身后跟着几个身形彪壮的大汉,分明就是打手。r

单剑是什么人,小白当然知道。仗着自己的老子是镇长,在凤形镇街上,他是无法无天,闹出来的事情,一个记事本都写不完。r

小白没去理会单剑,而是转身朝闻人牧瑶道:“妈,到底什么事?你给我说说。”r

“还能是啥事?他硬说我们上个月的税务没交,可我这儿明摆着还有票呢。”闻人牧瑶一脸的委屈和疲惫,见到儿子回来了,她一直都在理着头发。r

“放屁!我说没交那就是没交,票?什么票?我怎么没看到?”单剑刺咧咧地道。r

“爸,那票呢?”小白眉头皱了起来。r

唐白怒瞪着单剑:“还能在哪?被他拿走了。”r

“行,事情我明白了。”r

小白深吸了口气,盯着单剑冷冷地道:“单剑,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开滚,今儿我不想在家里店铺闹事。放心,这事没完。”r

“啥?啥啥啥!?你他妈还要老子滚?”r

单剑狂笑起来,指着小白道:“小子,真以为在星城混了几年,你就能是个人物了?告诉你,在凤形镇,就算你是条龙,那也得给老子变成蚯蚓,哈哈哈……”r

唰唰!r

“现在呢?”r

小白一把掏出了92式顶在了单剑的脑门上。r

“枪!?”r

“这是枪?”r

围观着的人,下意识地全部往后退了几步。r

单剑浑身都软了下,脸色立即苍白,却还是咬牙硬撑着:“草……拿、拿把假枪就想唬住我?”r

“假枪?那你要不试试?”r

啪的一声,小白关上了保险,接着再铿锵的一声,子弹上膛。r

听到这金属质感的声音,单剑明显是信了七八成了,不过他不死心啊:“唐、唐小白,你私自携带枪支,就不怕进牢房?”r

“老子还就不怕了,怎么着?你咬我?”r

小白是真的怒了,但一直都压制着怒火,现在看到单剑这么嚣张,终于是忍不住了。r

啪的一声,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r

见到单剑被打,那几个彪汉还想着要支援呢,可看到那黑漆漆的枪口往自己身上一指,顿时就吓得呆在原地不动了。r

啪啪啪,连着五个耳光过去!打的单剑满嘴是血。r

“小白,小白,别打了,别打了,算了。”闻人牧瑶看不下去了,叫住了小白。r

小白看了看父亲那边,道:“单剑,一开始给你脸你不要,现在,你乖乖地把票交出来,然后,跪下给我爹娘磕头认错,今儿这事,我就当揭过了,否则……哼!”r

“唐小白,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r

“我去你大爷!”r

啪的一声,小白又是一耳光过去了,他都被气乐了,道:“单剑,你这王八蛋还跟老子玩文学了?也不瞧瞧你什么样。赶紧的,别他妈找不自在。”r

“给你五秒钟的时间,再不有点行动表示,我就真的不客气了。”小白手里的枪口对准了单剑的右脚。r

“三……二……”r

噗通!r

单剑应声而下,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头掏出了一张税票,然后朝唐白和闻人牧瑶每人磕了一响头:“唐叔,闻姨,我错了。”r

“行了,滚吧!”小白一脚踹翻了单剑。r

“站住!”r

单剑正要跑着呢,却听到一个似乎让他不容抗拒的声音。r

方听寒却是走了出来,在唐白和闻人牧瑶惊讶的眼神下,她走到了小白身旁,道:“你就这么让他走了?等你一走,怕是……”r

“呵呵,放心。这事没完的,按照他的性格,不超过半个小时就会有警察找上门,安心等着吧。”小白笑道。r

“行了,快滚吧,老子现在多一秒都不想看到你。”r

“那啥,各位叔叔伯伯大婶大妈,都散了吧哈,没啥好看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