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75章 疑云

第75章 疑云






小白没有食言,果断地废了单剑的左腿,至于这家伙能不能把腿给接上治好,那就不关他的事了。r

在孙大海的威压下,朱全福拍着胸脯保证,以后绝不会有人去找唐爸唐妈的麻烦。r

开玩笑,今天这事只要露点风声出去,不说在双山县,乃至在整个娄星市,都没人敢去找他们这一家子的麻烦了。r

回到家,四个人高高兴兴地吃了顿午饭。期间,让小白意外的是,方听寒竟然还主动地跑到厨房去打下手了。r

好吧,只能说世界太奇妙,女人太难懂。r

饭后,一家子坐在那休息。闻人牧瑶拉着方听寒在那东扯西扯地聊着,小白两父子也在那说着一些事情。r

“爸,我明天就要去参加一次运送任务了,所以今儿特意回来一趟。”小白道。r

唐爸脸色稍稍一变,随即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道:“好嘛,要好好表现才是。对了,你师父他知道你现在在做的事情吗?”r

“他当然知道,昨天我还和他说要一起回来,他说有事在忙,等过阵子再回来。”小白道。r

“嗯……”唐爸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深邃起来,道:“小白啊,做什么事情之前,要想一想自己的身份地位,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上流社会与下流社会的界限,其实也就在于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同而已。这个时代,太急功近利了,每个人都想着要赚大钱,都想着要出人头地,殊不知,这样的道路其实根本没有尽头。”r

小白是听的一愣一愣的,顺带着看唐爸的眼神都古怪起来,在他的印象里头,老爸从没有这样对他说过话。他点头道:“爸,你放心,我都懂的。这次去京城……”r

“你要去京城?”唐爸声音都突然提高了八度。r

“什么,儿子你要去京城?”一旁原本在聊天的闻人牧瑶也急忙问道。r

“额,你们这是怎么了?”r

很少看到父母亲这样的反应,搞得好像这京城不能去似的,小白纳闷了。r

唐爸唐妈对视一眼,两人便默契地起身朝里头走去了。r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r

“这……他们好像不太同意你去京城。“方听寒在那若有所思地道。r

“不同意我去京城?为什么?莫名其妙啊。”小白没任何头绪了。r

“小白,你过来,我和你娘要对你说点事。”唐爸朝小白招了招手。r

“额……听寒,我先进去下。”r

走到里屋,小白一眼就看到老妈坐在椅子上沉着一张脸。r

“爸。妈,到底什么事?”小白问道。r

“好了,你先坐下吧。”r

闻人牧瑶叹息了一声,笑道:“小白啊,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觉得京城离我们这太远了,你又是头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r

“妈,这可不对。以前我跟着师傅跑运输的时候,可没少天南地北的转。”小白道。r

“可以前那是有你师父在身边,现在不同。”闻人牧瑶道。r

“好了,小白,我和你妈把你扯进来,就是想叮嘱叮嘱你。”r

唐爸语重心长地道:“小白,到了京城,和谁有矛盾都可以,就是不要和那些个大家族发生矛盾,懂吗?”r

“大家族?爸,你口中这大家族指的是什么?”小白总觉得今儿父亲说话高深莫测的。r

“呵呵,小白,你觉得在华夏,什么样的家族能称得上是大家族?”唐爸反问道。r

“这个就不太好说了。”r

小白想了想,道:“首先吧,这大家族要人丁兴旺,其次要有权还要有钱,这样的家族,怕是只有那些各地首富或者最高层的那些首长才能建成一个大家族了。”r

“没错,我说的大家族指的也就是这些。至于华夏有哪些大家族,这个等你以后接触的多了估计也会知道。现在和你说这个,主要是告诉你,能不去惹这些家族的人那就尽量别去惹。”唐爸说道。r

“好,我记住了。”小白点头。r

闻人牧瑶轻声道:“小白,你这个朋友,你了解她吗?”r

“额,老妈,你这是?”小白越发不解了。r

“哎,老妈就是问你,你清楚这个丫头的底细吗?比如她家里是做什么的,家住在京城哪儿啊这些。”闻人牧瑶道。r

小白一拍额头:“我说老妈啊,我和她又没什么关系,这次她就是顺路过来一趟,我了解这些干嘛?再说了,从工作上来讲,她可还是我的上司呢。”r

“你的上司?”r

“对啊,我这军人的身份还是她帮我搞来的。”小白道。r

嘶!r

唐爸唐妈同时吸了口凉气,两人面面相觑,脸上皆露出了苦笑。r

良久,闻人牧瑶轻轻叹息:“诶,老唐,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r

“嗯,也罢,就看天意吧。”唐爸说道。r

“额,我说老爸,老妈,你们这到底在说些什么呢?”小白都快疯了。r

“没什么。”r

唐爸摇了摇头,站起身来,道:“好了,也没什么要说的了,以后出门在外,不论是完成任务还是其他别的事情,记住,生命是最宝贵的。”r

“呵呵,老爸,师傅也这么说来着。”r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小白驱车赶回星城。r

车上,虽然后座是空的,但方听寒执意地要坐在副驾驶上。r

小白敢保证,和方听寒聊天那是最辛苦最蛋疼的。r

往往聊到个什么事的时候,他说完一句,方听寒并没做声,可过了个七八分钟,小白以为这个问题揭过不谈了时,方听寒又冷不丁地冒出来了一句,而小白都快忘记自己上一句话到底说的是什么了。r

就比如现在,方听寒突然冒出来了一句:“你爸妈,他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r

“额,怎么说?”小白眼睛看着前方,不断地超着车。r

“当我傻呢,我一说到我是京城的,你老妈看我那眼神就不对头了。另外,你家里是不是真的对京城有种什么别样的情绪在里头啊?”方听寒道。r

“可别瞎说,没你说的那么玄乎。我家里只是觉得京城太远了。”小白嘴上是这么答着,其实心里头也是在想,京城对于老爸老妈而言,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别样的故事在里头?r

“对了,听寒,我们明儿什么时候出发?”小白道。r

方听寒笑了一笑,道:“这次,你会是此次运送任务的副组长,所以,你也有资格来布置整个计划的。现在你觉得什么时候出发最好?”r

“这个嘛……”r

小白想了下道:“我觉得不要布置所谓的规定时间最好。”r

“哦?怎么讲呢?”方听寒来了兴趣。r

“意思就是,我们不规定什么时候出发,但是明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马上出发。当然,这样做,需要各个部门都有很强的机动能力和迅速的反应能力。”小白道。r

“行,今晚你就把你自己的想法计划说出来。”r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