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书屋 > 都市言情 > 极品司机全文阅读 > 第74章 哪条腿

第74章 哪条腿






五分钟后,方听寒和唐爸唐妈都来到了派出所。一进来却看到小白在大咧咧地站着,而单剑却跪在他的跟前。r

“咳咳,小白啊,这是什么情况?”唐白把小白拉到了一边,小声地问道。r

“没啥,这小子不知悔改,我给他机会让他找人来收拾我。”小白道。r

“哦,倒也是。这小子坏事做尽,是该好好收拾收拾才行。”唐爸完全赞同小白的做法了。r

“喂,我说单公子,你叫没叫到人来啊?”小白问道。r

单剑站起身来狠声道:“唐小白,你给我等着,我姨夫正赶过来。”r

“吗的,给老子跪下,谁让你起来的?”r

啪的一下,小白一脚踢在了单剑的膝关节处,砰的一声,单剑应声跪下。小白道:“单剑,别怪哥没提醒你,有什么靠山,最好一次性地都搬出来,待会要是来的人不够那个格,啧啧,我在考虑要断你哪条腿。”r

单剑打了个哆嗦,硬着嘴道:“唐小白,你别得意,待会就要你好看!”r

“呦呦呦,我好怕的类。得了,少他妈废话,哥就在这等着了。”r

说着,小白从里头搬出来几条椅子,一家子就都优哉游哉地坐上了。r

半个小时后,几辆越野车率先到了派出所。r

只见得一行警察叔叔从车里头下来,见到跪在地上的单剑,全都给愣住了。r

“孙局长,您来了?欢迎指导工作啊。”r

一见到顶头上司来了,朱全福率着一帮子人迎了出来。r

孙大海皱眉哼道:“唐先生他人呢?”r

“唐先生?啊,在这在这。”r

朱全福愣了下随机反应过来,手指着坐在那悠哉吸烟的唐小白,心里头却一个劲地在那喊着侥幸,凤形镇啥时候出了这么一尊大神?r

“唐先生,你好,我是双山县公安局长孙大海。”孙大海主动朝小白伸出了手。r

“啊?哦哦哦,孙局长你好。”r

唐小白站起身来,瞄了一眼旁边正襟危坐的方听寒,道:“孙局长,这是我的证件。”r

孙大海接过证件一看,啪的一下立正正要敬礼,却被小白连忙阻止了:“孙局长,咱们分属军警两方,没这个必要。今天这事,是要谢谢你了。”r

“哪里哪里,唐……少校,我还要欢迎你来指导我局的工作啊。”孙大海紧紧握住了小白的手。r

尼玛!指导个毛线!哥也就是个外编成员,啥也不懂啊。r

心里头虽然翻着白眼,小白嘴上却连连客套着。r

两人扯淡了好一阵子呢,孙大海好像才看到在地上跪着的单剑,好奇地道:“呦,这好像是鲁县长的侄儿子啊?唐兄弟,你这是?”r

“哼,这家伙,强抢了我家店铺的税务票,然后污蔑我家没有交税,强行在那要钱。被我阻止后,叫来这派出所的人,一个劲地说我这证件是假的,还说要整死我。这不,我在给他机会叫人呢。”小白道。r

孙大海汗了一个,心头在感慨,这总参出来的人,行事风格果然特殊啊。r

正说着,唰唰地,又来了几辆车子。r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r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一下车就尖声叫起来,然后,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气度沉稳地走了下来。r

“姨夫,姨夫,救我,快救救我。”单剑一见到这人连忙喊了起来。r

“呦,鲁县长好,黄秘书好。”孙大海连忙上前去打招呼。r

这戴眼镜的公鸭嗓,就是鲁双兵的秘书黄成了。r

鲁双兵冷着一张脸,没有去理会孙大海,显然是对孙大海的做法不满意,明明知道单剑是自己的侄儿,却放任别人让其在那跪着,这不是在打他这个县长的脸么?r

“孙局长,你这是怎么回事?”黄成指着在那跪着的单剑问道。r

“姨夫姨夫……噗!……”r

单剑想起身跑过去,却被小白一脚给踩在了地上。r

孙大海汗了一个,道:“哦哦,这事啊。这个叫单剑的年轻人犯了事不承认,当地警方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此,这位唐少校就亲自来处理了。”r

“唐少校?”黄成眼皮一跳,立马不做声了,扭头看着鲁双兵。r

鲁双兵扫了坐在那的小白一眼,朝孙大海沉声道:“孙局长,你是怎么断定那个年轻人就是一个少校的?”r

“鲁县长,是这样的,我看了唐少校的证件,证件上清清楚楚地写明白了。”孙大海不卑不亢地道。开玩笑,他是县委书记的人,县长虽说官大一级,但也管不到他的头上来。r

“是吗?但是我觉得这个年轻人非常可疑。”鲁双兵丝毫不忌讳自己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到了,接着道:“这样,你先将这年轻人带回局里,一并也将……单剑带回去。”r

“这个……”孙大海面露难色。r

“怎么,觉得我这个县长是使不动你?”鲁双兵道。r

孙大海咬了咬牙,道:“鲁县长,我接到的是市公安局局长的指示,听说是由周副省长直接下达的指示,务必不能让唐少校受伤。”r

“什么!?周副省长?”鲁双兵一颗心顿时往下沉了下去。r

实际上,在方听寒挂上电话的半分钟后,首先是湘南省分管公安厅的政法委书记、省常委副省长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公安厅一把手那。r

十秒钟后,省公安厅一把手拨了电话到娄星市,接着娄星市公安局一把手直接责问双山县公安局一把手手上。r

但是,由于凤形镇派出所的实际一把手应该是所长才对,但偏偏不巧,这所长在外地没回来,让县局那边好不容易才翻到了朱全福的电话。r

“鲁县长是吧?”r

小白站起身走了过来,一字一句地道:“听说你是单剑的姨夫?”r

“是有如何。年轻人,你身为军方人员,岂能随意这般处置人?”鲁双兵道。r

“笑话!”小白指着单剑怒道:“我这就叫处置人了?你侄儿子,强抢我家店铺的税务票,然后污蔑我家没交税费,竟然还强行抢钱,把我父亲给打伤,请问,这事我该找谁算账?再者,你侄儿子在不分青红皂白之下,阻碍我的行动,我可以明摆着告诉你,哪怕我现在一枪毙了他,也绝不会有法律来制裁我。”r

鲁双兵竟是被小白这几句话给震住了。他心头唯一的念头就是在想,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他到底是军方的什么人?r

但是眼下,孙大海不听使唤,唐小白也不买他账,他这个县长倒是真成了孤家寡人。r

“单剑,你身无公职,却带人强行去收税,再强行抢夺,仅凭这几点,关你个十几年那是丝毫不为过。给你两条路,第一,公了,第二,私了。你自己选吧。”小白看也不看鲁双兵一眼。r

“姨夫,姨夫……”单剑终于慌了神。r

“唐少校是吧,请问你说的私了又是指什么?”鲁双兵强忍住怒火道。r

“简单,废他一条腿。一条腿免去十几年牢狱之灾,我想很划得来。”小白道。r

鲁双兵怒道:“你哪来的这权利,私自伤害别人?”r

唰!r

小白猛地掏出了枪指着鲁双兵,冷冷地道:“鲁县长,如果我说,我现在怀疑你贪污腐败到了可以判死刑的地步,我可以不经上报直接枪毙你,你信不信?”r

“你!……你……”鲁双兵大口地吸着气,额头上冷汗直流。r

“鲁县长,这是我的证件,建议你仔细看看。”小白拿出了证件。r

两分钟后,鲁双兵一脸惨白,他同情地看着地上跪在那的单剑,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转身便走。r

“姨夫,姨夫你别走啊,姨夫……”单剑这回是真哭了。r

“行了,人都走了,别瞎嚷嚷了。”r

小白一只手提起单剑,道:“我说了,废你一条腿,这话既然说出口那就不会收回来。现在,你可以选择下,是左腿还是右腿。”r

“不不不,小白哥,唐爷,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不是个东西,我错了……”单剑不断地扇着自己耳光,那模样,在场众人看了都觉得不忍心了。r

“怎么,让我帮你选?如果是我选的话,我不介意废了你的第三条腿,给你五秒钟,我没那个耐心。”对单剑这样的人,小白拿不出半点同情心来。r

“呜呜呜……左,左……啊!!……”